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:润玉在省经查灭灵箭,无意间看到了一张簌离的画,尤其画上落款是天帝以前用过的名字,加上簌离手上戴着的灵火珠,让他推测到了簌离就是他的亲生母亲。这张画像也是让润玉记起了自己不愿意回忆的往事,童年时小伙伴的欺凌,被母亲拔龙鳞砍龙角的痛苦,尤其是他觉得是母亲遗弃了他,他的心中对母亲充满了怨恨。

然而当润玉想起是自己丢下母亲和天后上的天界后,他再次来到了洞庭湖拜见母亲,想获得母亲的原谅,但是润玉现在是天界的大殿下,前途一片光明,而簌离却一心只想着要报仇,虽然润玉站在了她的面前,但是她实在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再次牵扯到这场恩怨当中,因为她明白她走的是一条不归路,纵然成功也会受到六界的非议,她不能和润玉相认,她只能自己承受这种痛苦,无奈之下润玉也只能和母亲道歉后选择从长计议。

润玉虽然没能和簌离相认,但是想起一切的他对彦佑非常的感激,这么多年是彦佑一直在簌离的身边照顾左右,润玉也是提出要和彦佑以兄弟相称,由此也是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懊悔,他后悔自己当年受天后迷惑离母亲而去,这么多年了他没能为母亲尽过一点孝,反而不如彦佑这个干儿子,他决定和彦佑兄弟相称其实是想报恩,想表达自己对彦佑的感激。

虽然簌离不愿意和润玉相认,但是润玉的心里还是想着能为母亲做点什么,因此他想到了母亲脸上的烧伤,所以他决定为母亲讨药治疗,他的心里明白他不能在天界找人帮忙,他怕簌离身在洞庭湖的消息被泄露,他怕天后会再次对母亲不利,因此他想到了凡间的锦觅,她是圣医族的圣女,医术精湛,找她讨药是最合适不过了。

现在的锦觅是一个凡人,而且心地善良,非常的热心肠,和旭凤初次相见就可以冒死拿出千年人参相救,更别说现在和她求药的是一位神仙朋友了,她的心里也是暗喜,自己虽然医术高明,但是却只有两个病人,没想到一个是熠王,另一个却是神仙,润玉此次讨药也是非常欢喜,不仅可以为母亲做点事情,还能见到自己念念不忘的心上人。

那么润玉和锦觅讨烧伤的药,仅仅是为了治疗母亲簌离的烧伤?那大家就太小瞧这位大殿下了,润玉的心思岂是那么简单,一方面他确实是想为母亲治疗烧伤,但是更重要的一点是,他要借此机会事先让母亲知道自己儿媳的好,锦觅虽然在凡间历劫,但是却先送上了肌肤膏,还没相见就有了一个好印象,不得不说润玉的心思确实缜密。

润玉和邝露说自己这个想法时的表情是非常开心的,由此也是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在乎锦觅,虽然自己和母亲还没有相认,就想着万一到时候母亲要是不同意自己和锦觅在一起怎么办,为了锦觅他可以说付出了很多,费尽了心机,他知道这件事不能拖,尤其想到锦觅和旭凤在凡间经历的事,他要提前打算才行,他不能失去锦觅。

香蜜:润玉和锦觅讨烧伤的药,仅仅是为了治疗母亲簌离的烧伤?更重要的是想让母亲提前接受锦觅吧,大家觉得呢?

首页社会